海南电动车价格联盟

假面

戴着皇冠的女孩 2018-12-11 14:27:49


楼下吵闹的车鸣人语狠狠冲撞着耳膜,桌角的闹钟“哒哒”声也是如此的让她感到烦躁。她摇晃着手中的铅笔看着长长的单词,忽然有股冲动——扔掉手中的书本。强忍着冲动合上书本,看着草稿纸上的乱写乱画,突然心疼起白纸来。厚实光滑的白纸怎么能被我涂成这样呢,怎么能这么不珍惜呢。后悔莫及之时发现铅笔的铅芯畏畏缩缩藏在木头里面,她一时气不过,大骂其懦弱!打开文具盒找削铅笔的小刀,没见小刀的踪影。忽然想起过安检时被收走了。过安检已经收走她多个小刀了,不知那些小刀怎么处理了。前天跑完步顺路进入小学旁边的一家文具店:我要削铅笔的小刀。“只有自动铅笔刀了,没有小刀。”只好离开去另一家,另一家也是如此回答。悻悻地离开,是她脱离了时代还是时代抛弃了她。为什么她现在依旧喜欢握铅笔的触感、铅笔在白纸摩擦时发出的“沙沙”声音还有用小刀慢慢磨平铅笔使之光滑整齐时的感觉。


没有小刀只好任由铅芯躲在木头里面,她想喝口水平复一下莫名烦躁的心情,看见伤痕累累的水杯在瑟瑟发抖地看着她,瞬间失去了喝水的欲望,起身打开门去了客厅,一推门一阵寒风吹来,她打了个寒噤,拉了拉掉在肩下的披肩。看见酸奶她迟疑了一下,冰冷的酸奶冒着白气,本来体寒的她不该这时喝酸奶。但她跟赌气一般拿起来找了跟吸管大口喝起来,酸奶瓶上明明写着零添加,她皱着眉头却喝出了奶油炼乳的味道,气哼哼地骂了一句:假的!


回到原来的座位上时,看见左手边摊开的笔记本。这本笔记本是她买钢笔送朋友时店家送的,她爱不释手就偷偷留了下来。送了朋友几支钢笔,而她自己却没有一支像样的钢笔。她一直想狠狠心送自己一支,却一直没能狠下心来。一直以来,她送朋友礼物时都是自己平时喜欢却舍不得买的,送的时候却说:我随便买的,不知你喜不喜欢。其实她自己内心里极其欢喜。一直把最喜欢的送给了别人,留给她自己的却是退而求其次或者再其次的东西。

桌子前方是她早晨吭哧吭哧从床底的大箱子中扒出来的厚厚的专业书,已经摞起了两尺高,但她还没翻一页。里面晦涩难懂的古语让她一度发愁。还有从学术网站上下载下来的文章她还没看,英语单词也还没背几个,离开学不到一个月,她头疼至极。她曾雄心勃勃地列下宏伟的计划,做下来时却是如此的羸弱不堪。看见书上放着她敬佩不已的大家写的论文,她发现内心竟如此的排斥。曾经让她求知若渴、欣喜不已的论文,此时的她一页都不想翻开。


心中的文火一直在燃烧着,烧得她干涸急躁,烧得她心烦意乱,她极力屏气凝神想熄灭这束可恶的火苗,奈何火苗一直旁若无人、不紧不慢地烧着。她甚至还听到了“啪嗒”一声心角掉下融化成汁液的声音。慢慢地,整颗心被烧毁!融化!冷凝!最后变成了烧红的铁块,她自己仅存的一点理性像是一滴水,“刺啦”一声就消失在烧红的铁块上。她拼命喝着冰冷的酸奶,努力保持着清醒,怕自己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不明的自己侵占。忽然看见身上不明的黑色斑点,想去医院确诊却由于下雨没有去确诊的黑色斑点,在光滑的皮肤上如此的刺眼。我的肉体啊,难道你也要超出负荷了嘛?


她挣扎着,撇到书包中合着的电脑,她仿佛是看见了救星。怕下一秒就不是她自己,极其迅速地打开了电脑,疯狂敲下此时的感受。手指触及键盘的那一刻,她就冷静了。山洪般浑浊湍急的水流瞬间变成清澈缓缓的小溪流从键盘上徐徐流出。她一直想要洞察本质的眼睛、理性的思维、清晰的逻辑,却一次次被强大的感性打败。那些强装着理性的时刻,那些死死压制着感性的时刻,让她觉得如此的不真实。一直追求真实,但一次次都被别人的面具碰伤。现在的真实正躲在门后,默默舔舐着血淋淋的伤口,不知以什么样的方式出来,再次若无其事地行走在路上。

不止一次她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那个在人前谈笑风生、乖巧懂事的自己其实只是个幻影。这个沉醉在自己的世界,喜欢寂静独处,容易被细微的言语的感动,被小小的举动打动,时不时莫名的忧伤,经常性的自我怀疑的人,才是真正的自己。每天在这两个角色中转换,有时她自己都分不清她到底是那个乐观向上的女生,还是那个敏感忧郁的女性。


这时,钥匙与冰冷的防护系统碰撞的声音之后厚重的门被打开了。母亲笑盈盈地走了进来:下去吃饭吧。她眼中的忧郁立马散去,心中的温度瞬间降到正常,扔掉手中的酸奶瓶站起身来,乖乖地跟在母亲后面,下去了。

那个刚被摘下假面兀自地笑着,只见嘴角一抹鲜红的玫瑰正在悄悄的绽放。


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海南电动车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