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电动车价格联盟

小说推荐:你在天堂,我入地狱

赛貂蝉 2018-05-26 13:14:10

第1章 代她去死

身后的天空干净如洗,湛蓝无云,女孩站在一座豪华游轮的甲板边缘,后背紧靠着围栏,她的手里拿着一柄小刀,刀尖上有阳光聚焦跳舞,凌厉冷冽。

“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认为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那么,今天我就把命还给你们!”她的眸底燃起一道决绝而锋锐的光,随着话音落下,她手持小刀的手对着自己的脖颈猛地一拉,动脉破裂,鲜红的血就好像被高压水泵加压了一般,猛地喷溅出来。

这时,被打晕了有些发懵的林酒酒醒来,冲出船舱,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她捂住自己的嘴,喉咙翻滚,发不出任何声音。

“从此以后,林家没有双生子,天下之有一个林倾倾,没有林酒酒!”女孩说完,手中的小刀垂落,掉在甲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不!”林酒酒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孪生姐姐林倾倾要说那样的话,为什么她刚刚要把她敲晕了。原来,她是要顶替她死啊!

她疯了一样冲过去,想要捂住林倾倾血流不止的伤口,但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鲜血还是源源不断地从她的指缝中溢出。而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姐姐生命正在飞快地流逝。

“记住,你是倾倾。”林倾倾看着面前的妹妹,艰难而又轻柔地说:“替我好好活下去,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的真实名字……”

“不,不要离开我……”林酒酒的眼泪疯狂滴落,她胡乱地抹了一把,惹得脸上身上都是鲜血。她不住地摇头:“姐姐,该离开的是我,为什么你要代替我死……”

“我的妹妹,原本就应该好好活下去的,只是没有机会再和你一起放烟花了……”林倾倾说完,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了一把林酒酒。接着,就在所有人的怔愣中,往后仰倒,砸入了身后的碧波之中。

被推倒在地上的林酒酒飞快地起身去拉,却只拉到了一片裙角,随着嘶拉一声帛裂声,她只觉得整个世界天崩地裂……

林酒酒猛地从床上坐起,摸向脸上,一片冰凉水光。

又做梦了?她缓了缓心跳,将心底浓郁的悲伤压下,掀开被子走下床来。

接近中秋的a市,早晚已经开始泛凉,可是林酒酒却好像没有察觉一般,披着月白色的丝质睡裙,就那么赤脚从卧室走了出去。

外面,佣人小娟见她又这么出来,连忙急急地道:“夫人,天气已经凉了,您这样容易受寒的!”

“没事,我不觉得冷。”林酒酒的音质偏冷,好似三月梅雨浸湿长满青苔的河畔,天生便带着几分寡淡凉薄。

“夫人,要是觉得凉,寒气就已经入体了!”小娟是个称职的佣人,她又连忙拿出这几天说了很多遍的理论:“老夫人说,寒气入体容易宫寒,宫寒不容易怀孕,老夫人还等着抱孙子呢!”

林酒酒的唇角轻轻勾了勾:“你说得对。”于是,将秀气白皙的双脚塞入了小娟递过来的拖鞋之中。

小娟欢喜地去楼下做早餐,而林酒酒则是继续向着浴室走去。她将拖鞋脱在了浴室门口,双脚踩在冰凉的白色地面上,心底不由自嘲。

怀孩子么?自从婚礼那天,她见过西衍夜一面,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虽然她从小在山林长大,远离现代社会,但是也懂得男女之间,如果连一面都见不上,又怎么可能怀孕?


第2章 他竟然想杀她?!

林酒酒打开花洒,没有等前面的冷水放尽就站在了花洒之下,冰凉的水瞬间打湿了她如泼墨一般的长发,毫无瑕疵的肌肤上闪耀着莹润的光,好似世间最美的羊脂玉。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楼下似乎有摔门的声音,她心中一惊,不过十秒钟的时间,浴室门就被一道大力拉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在她的身上落下浓重的暗影。

慌乱之间,她只能一把将旁边挂着的毛巾摘下,捂住她的身体。然而,因为毛巾太小,依旧有深深的沟壑从毛巾上方显露出来,颇有种欲拒还迎的姿态。

“呵——”一声轻嗤从西衍夜的口中发出,好似深冬的风刀,冰冷直刺人心。

这还是林酒酒长大之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认真地看西衍夜。

面前的男人早已褪去了当初少年时候的青涩,刀削斧凿深刻如雕琢般的轮廓,精致立体的五官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虽然现在好像是生着气,但是,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副惊世骇俗的立体画。

看见林酒酒因为见了他发呆,他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浓了,即便如此,他狭长如墨的深眸中依旧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深邃神秘,浴室的光落在他的头发上,细碎的光影下,整个人越发显得尊贵出尘。

好像没有感觉到西衍夜的厌恶和不屑,林酒酒默默低下头,声音清淡似风:“西衍先生,你回来了。”

听到她浅淡的声音,西衍夜心底蓦然升起一阵烦躁,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因为花洒没关,热水不停地从喷头淋下,在他们之间,氤氲起一片白色的雾气。

林酒酒心里一惊,只能捂住毛巾,步步后退,直至被西衍夜逼至角落。她的后背贴在凹凸不平的雕花瓷砖上,只觉得凉意直窜到了心底。

西衍夜已然走到了她的面前,他深邃的眸子里迸发出一道锋锐的光:“林酒酒?”

林酒酒一惊,他怎么可能知道她是谁?婚礼的那天,明明她都已经瞒过了自己的父母,还有在座所有的宾客的!

或者,他刚刚只是一种试探?

她没有学过心理学,不知道该如何表现来撇清自己的怀疑,只能漠然地抬眼,摇头:“我的妹妹林酒酒已经死了,我是林倾倾。”

一句不带任何起伏的话,瞬间将西衍夜最后的耐性消磨,他猛然伸手关掉了旁边的花洒,接着,沾湿的手犹如闪电一般,直直扣在了林酒酒纤细的脖颈上:“别以为你能欺骗我,婚礼当天,我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才没有拆穿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呼吸瞬间被扼住,她抬眼,看到他眸底毫不掩饰的厌恶,还有……杀意?

他竟然那么笃定她不是倾倾,而且,他竟然想杀掉她?!

林酒酒心中一惊,本能地开始剧烈反抗。

因为反抗,她胸前的毛巾掉落,光洁如玉的肌肤就那么完全展示在了西衍夜面前。

或许因为有些窒息,所以面前女孩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润,像极了记忆中女孩的模样,可是,当西衍夜再看林酒酒的眼睛时,整个人身上的杀气更加浓郁了。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孔,可是,林酒酒的眼睛里却好似蕴藏着千山万水,即使这么近了,也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就好像任何人都不会走进她的世界一样。


第3章 她真正的名字

呵呵,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不是林倾倾?当初,年少时候,救他的那个小女孩,他心心念念了十二年的女孩,拥有甜美的声音,温暖阳光的笑容,和面前这个冷情的女子,根本就是两个人!

当初救他的,正是林倾倾,而林倾倾却因为救这个女孩死了,这让他怎么能够不恨?!

手上蓦然又加大了力气,西衍夜俊美的脸上都是阴鸷的杀气,磁性的声音冰冷犹如地狱冰河:“林酒酒,我要娶的是林倾倾,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而是她?!”

因为缺氧,耳畔的声音变得有些不太真实,但是,林酒酒也瞬间明白了,原来,婚礼那天西衍夜不管不顾跳下游轮,就是为了救她的孪生姐姐,而西衍夜爱的人,也一直都是她的姐姐!

心里蓦然觉得有些欢喜和欣慰,林酒酒在心里默默地说,姐姐,姐夫喜欢的人是你,我很替你开心。但是那天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果你没有死,死的是我,你和姐夫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吧?

感觉到女孩已然停止了反抗,西衍夜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他低头看向已经快要没有生气的女孩,好似害怕弄脏自己一般,猛地松开了手。

氧气瞬间回归,可是因为无力,林酒酒还是脱力地跌在了浴室的地面上。

脚下的女孩,浑身漂亮光洁,就那么静静侧躺在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强烈的色彩对比下,更显得她肤质如瓷,曲线玲珑优美,让人联想到水墨江南,雨打芭蕉,渲染出一幅宁静绝美的画。

西衍夜毫不吝惜地从林酒酒身畔迈开步子,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接听,听完对方的话后,他瞥了一眼地上的林酒酒,语气淡然:“她病了,我会带别的女伴。”

直到西衍夜离开,楼下隐约传来关门的声音,林酒酒才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她的眼底一片干净,没有丝毫哭过或者伤心的痕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她从新打开花洒,将自己又洗了一遍,这才擦干,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用脂粉稍微遮了遮脖颈上的红印,好让小娟看不出来什么,林酒酒这才下楼去吃早饭。

安静地吃完早饭,林酒酒回到楼上,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

西衍夜的别墅可以说用庄园来形容。他们住的三层别墅是其中最大的一栋,在东西两边,还有两栋小一些的别墅。其中一栋,当初住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严令告知,是绝对不能踏入半步的。

而对面,则是西衍夜的车库。林酒酒这些天将他的车都看了个遍,发现,他今天回来的时候,换了车,车库中多了一辆黑色的顶级轿车,少了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

收回目光,林酒酒习惯性地打开抽屉里自己唯一的财产,她的笔记本电脑。输入密码,又打开了一个加密的文档,她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自从十岁开始,到现在23岁,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过去纸质的日记,在她来a市之前,就已经将它用油纸包着,深埋在了地下。而现在,她则是用电脑来记。

“姐姐,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5天,我又一次见到了姐夫……”

记得这是她第三次见西衍夜吧?第二次是婚礼上,那么第一次呢?

那个时候,她才11岁,当时,她住在那片山林里,遇到了从山坡上摔下来的西衍夜。

那会儿,他也不过是16岁少年的模样,不过,却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少年。即使闭着眼睛,满身是土,也依旧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她将昏迷的他放在木板上,用了最大的力气将他拖回了自己住的地方,还用山里的草药将他腿上的伤口细细地包扎。

那会儿他好像是发烧了,她几乎花了一夜的时间,一直帮他冷敷,直到第二天他的烧退下来。

第二天,他醒来,除了谢谢,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叫什么名字。

因为母亲曾千叮万嘱,不能对别人说自己真实的名字,所以她当时回答,她叫倾倾,倾城的倾。

她和姐姐是双生子,长相一模一样,外人很难分别。所以每次她被外人看见自己的脸,她都会用姐姐的名字来顶替自己。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海南电动车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