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电动车价格联盟

衣服是半成品,你的温度赋予她完整

微小说精选 2018-05-03 07:42:45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身后的天空干净如洗,湛蓝无云,女孩站在一座豪华游轮的甲板边缘,后背紧靠着围栏,她的手里拿着一柄小刀,刀尖上有阳光聚焦跳舞,凌厉冷冽。

“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认为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那么,今天我就把命还给你们!”她的眸底燃起一道决绝而锋锐的光,随着话音落下,她手持小刀的手对着自己的脖颈猛地一拉,动脉破裂,鲜红的血就好像被高压水泵加压了一般,猛地喷溅出来。

这时,被打晕了有些发懵的林酒酒醒来,冲出船舱,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她捂住自己的嘴,喉咙翻滚,发不出任何声音。

“从此以后,林家没有双生子,天下之有一个林倾倾,没有林酒酒!”女孩说完,手中的小刀垂落,掉在甲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不!”林酒酒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孪生姐姐林倾倾要说那样的话,为什么她刚刚要把她敲晕了。原来,她是要顶替她死啊!

她疯了一样冲过去,想要捂住林倾倾血流不止的伤口,但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鲜血还是源源不断地从她的指缝中溢出。而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姐姐生命正在飞快地流逝。

“记住,你是倾倾。”林倾倾看着面前的妹妹,艰难而又轻柔地说:“替我好好活下去,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的真实名字……”

“不,不要离开我……”林酒酒的眼泪疯狂滴落,她胡乱地抹了一把,惹得脸上身上都是鲜血。她不住地摇头:“姐姐,该离开的是我,为什么你要代替我死……”

“我的妹妹,原本就应该好好活下去的,只是没有机会再和你一起放烟花了……”林倾倾说完,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了一把林酒酒。接着,就在所有人的怔愣中,往后仰倒,砸入了身后的碧波之中。

被推倒在地上的林酒酒飞快地起身去拉,却只拉到了一片裙角,随着嘶拉一声帛裂声,她只觉得整个世界天崩地裂……

*

林酒酒猛地从床上坐起,摸向脸上,一片冰凉水光。

又做梦了?她缓了缓心跳,将心底浓郁的悲伤压下,掀开被子走下床来。

接近中秋的A市,早晚已经开始泛凉,可是林酒酒却好像没有察觉一般,披着月白色的丝质睡裙,就那么赤脚从卧室走了出去。

外面,佣人小娟见她又这么出来,连忙急急地道:“夫人,天气已经凉了,您这样容易受寒的!”

“没事,我不觉得冷。”林酒酒的音质偏冷,好似三月梅雨浸湿长满青苔的河畔,天生便带着几分寡淡凉保

“夫人,要是觉得凉,寒气就已经入体了!”小娟是个称职的佣人,她又连忙拿出这几天说了很多遍的理论:“老夫人说,寒气入体容易宫寒,宫寒不容易怀孕,老夫人还等着抱孙子呢!”

林酒酒的唇角轻轻勾了勾:“你说得对。”于是,将秀气白皙的双脚塞入了小娟递过来的拖鞋之中。

小娟欢喜地去楼下做早餐,而林酒酒则是继续向着浴室走去。她将拖鞋脱在了浴室门口,双脚踩在冰凉的白色地面上,心底不由自嘲。

怀孩子么?自从婚礼那天,她见过西衍夜一面,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虽然她从小在山林长大,远离现代社会,但是也懂得男女之间,如果连一面都见不上,又怎么可能怀孕?

林酒酒打开花洒,没有等前面的冷水放尽就站在了花洒之下,冰凉的水瞬间打湿了她如泼墨一般的长发,毫无瑕疵的肌肤上闪耀着莹润的光,好似世间最美的羊脂玉。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楼下似乎有摔门的声音,她心中一惊,不过十秒钟的时间,浴室门就被一道大力拉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在她的身上落下浓重的暗影。

慌乱之间,她只能一把将旁边挂着的毛巾摘下,捂住她的身体。然而,因为毛巾太小,依旧有深深的沟壑从毛巾上方显露出来,颇有种欲拒还迎的姿态。

“呵——”一声轻嗤从西衍夜的口中发出,好似深冬的风刀,冰冷直刺人心。

这还是林酒酒长大之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认真地看西衍夜。

面前的男人早已褪去了当初少年时候的青涩,刀削斧凿深刻如雕琢般的轮廓,精致立体的五官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虽然现在好像是生着气,但是,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副惊世骇俗的立体画。

看见林酒酒因为见了他发呆,他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浓了,即便如此,他狭长如墨的深眸中依旧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深邃神秘,浴室的光落在他的头发上,细碎的光影下,整个人越发显得尊贵出尘。

好像没有感觉到西衍夜的厌恶和不屑,林酒酒默默低下头,声音清淡似风:“西衍先生,你回来了。”

听到她浅淡的声音,西衍夜心底蓦然升起一阵烦躁,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因为花洒没关,热水不停地从喷头淋下,在他们之间,氤氲起一片白色的雾气。

林酒酒心里一惊,只能捂住毛巾,步步后退,直至被西衍夜逼至角落。她的后背贴在凹凸不平的雕花瓷砖上,只觉得凉意直窜到了心底。

西衍夜已然走到了她的面前,他深邃的眸子里迸发出一道锋锐的光:“林酒酒?”

林酒酒一惊,他怎么可能知道她是谁?婚礼的那天,明明她都已经瞒过了自己的父母,还有在座所有的宾客的!

或者,他刚刚只是一种试探?

她没有学过心理学,不知道该如何表现来撇清自己的怀疑,只能漠然地抬眼,摇头:“我的妹妹林酒酒已经死了,我是林倾倾。”

一句不带任何起伏的话,瞬间将西衍夜最后的耐性消磨,他猛然伸手关掉了旁边的花洒,接着,沾湿的手犹如闪电一般,直直扣在了林酒酒纤细的脖颈上:“别以为你能欺骗我,婚礼当天,我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才没有拆穿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呼吸瞬间被扼住,她抬眼,看到他眸底毫不掩饰的厌恶,还有……杀意?

他竟然那么笃定她不是倾倾,而且,他竟然想杀掉她?!

林酒酒心中一惊,本能地开始剧烈反抗。

因为反抗,她胸前的毛巾掉落,光洁如玉的肌肤就那么完全展示在了西衍夜面前。

或许因为有些窒息,所以面前女孩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润,像极了记忆中女孩的模样,可是,当西衍夜再看林酒酒的眼睛时,整个人身上的杀气更加浓郁了。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孔,可是,林酒酒的眼睛里却好似蕴藏着千山万水,即使这么近了,也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就好像任何人都不会走进她的世界一样。

呵呵,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不是林倾倾?当初,年少时候,救他的那个小女孩,他心心念念了十二年的女孩,拥有甜美的声音,温暖阳光的笑容,和面前这个冷情的女子,根本就是两个人!

当初救他的,正是林倾倾,而林倾倾却因为救这个女孩死了,这让他怎么能够不恨?!

手上蓦然又加大了力气,西衍夜俊美的脸上都是阴鸷的杀气,磁性的声音冰冷犹如地狱冰河:“林酒酒,我要娶的是林倾倾,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而是她?!”

因为缺氧,耳畔的声音变得有些不太真实,但是,林酒酒也瞬间明白了,原来,婚礼那天西衍夜不管不顾跳下游轮,就是为了救她的孪生姐姐,而西衍夜爱的人,也一直都是她的姐姐!

心里蓦然觉得有些欢喜和欣慰,林酒酒在心里默默地说,姐姐,姐夫喜欢的人是你,我很替你开心。但是那天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果你没有死,死的是我,你和姐夫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吧?

感觉到女孩已然停止了反抗,西衍夜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他低头看向已经快要没有生气的女孩,好似害怕弄脏自己一般,猛地松开了手。

氧气瞬间回归,可是因为无力,林酒酒还是脱力地跌在了浴室的地面上。

脚下的女孩,浑身漂亮光洁,就那么静静侧躺在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强烈的色彩对比下,更显得她肤质如瓷,曲线玲珑优美,让人联想到水墨江南,雨打芭蕉,渲染出一幅宁静绝美的画。

西衍夜毫不吝惜地从林酒酒身畔迈开步子,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接听,听完对方的话后,他瞥了一眼地上的林酒酒,语气淡然:“她病了,我会带别的女伴。”

直到西衍夜离开,楼下隐约传来关门的声音,林酒酒才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她的眼底一片干净,没有丝毫哭过或者伤心的痕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她从新打开花洒,将自己又洗了一遍,这才擦干,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用脂粉稍微遮了遮脖颈上的红印,好让小娟看不出来什么,林酒酒这才下楼去吃早饭。

安静地吃完早饭,林酒酒回到楼上,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

西衍夜的别墅可以说用庄园来形容。他们住的三层别墅是其中最大的一栋,在东西两边,还有两栋小一些的别墅。其中一栋,当初住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严令告知,是绝对不能踏入半步的。

而对面,则是西衍夜的车库。林酒酒这些天将他的车都看了个遍,发现,他今天回来的时候,换了车,车库中多了一辆黑色的顶级轿车,少了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

收回目光,林酒酒习惯性地打开抽屉里自己唯一的财产,她的笔记本电脑。输入密码,又打开了一个加密的文档,她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自从十岁开始,到现在23岁,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过去纸质的日记,在她来A市之前,就已经将它用油纸包着,深埋在了地下。而现在,她则是用电脑来记。

“姐姐,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5天,我又一次见到了姐夫……”

记得这是她第三次见西衍夜吧?第二次是婚礼上,那么第一次呢?

那个时候,她才11岁,当时,她住在那片山林里,遇到了从山坡上摔下来的西衍夜。

那会儿,他也不过是16岁少年的模样,不过,却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少年。即使闭着眼睛,满身是土,也依旧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她将昏迷的他放在木板上,用了最大的力气将他拖回了自己住的地方,还用山里的草药将他腿上的伤口细细地包扎。

那会儿他好像是发烧了,她几乎花了一夜的时间,一直帮他冷敷,直到第二天他的烧退下来。

第二天,他醒来,除了谢谢,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叫什么名字。

因为母亲曾千叮万嘱,不能对别人说自己真实的名字,所以她当时回答,她叫倾倾,倾城的倾。

她和姐姐是双生子,长相一模一样,外人很难分别。所以每次她被外人看见自己的脸,她都会用姐姐的名字来顶替自己。

写完了日记,林酒酒合上了笔记本,百无聊赖地坐在了床头。

这里的日子,比起之前她在山林中,已经舒服了百倍,可是,却好像一个无形的牢笼,将她所有的自由罩祝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傍晚,小娟做好了饭,来到二楼,见林酒酒还是和平常一样,站在落地窗前发呆,于是轻唤了一声‘夫人’,才道:“夫人,我把晚餐准备好啦,您下楼吃饭吧,凉了伤胃。您吃完了不用收拾,我明天一早过来收拾就好!”

西衍夜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这里的佣人都不能在别墅里过夜,而是住在别墅区外面附近专门的宅院中。所以,这么多天来,小娟根本不知道,其实西衍夜晚上从未回过家。

林酒酒一个人吃完晚饭,虽然小娟说不用她收拾,她还是将餐具都洗了,才回到楼上。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林酒酒听着雨声浅眠,不知不觉又做了同样的梦。

视线之中,一片鲜红。一双白皙的手紧紧握住林酒酒的手,绝美的眼睛里都是遗憾和不舍,她压低声音,用只有她们姐妹才能听到的声音道:“酒酒,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林倾倾。记住,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的真实身份,一定要替姐姐好好活下去……”

林倾倾说完,唇角绽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然后,身体后仰,从甲板上飞落而下。

她的身体砸在水面上,迅速染红了深蓝的海水,继而被波涛卷入大海,消失不见。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男人猛地从远处扒开人群冲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向水面已然看不清的水花,几乎没有半秒的迟疑,便纵身一跃,跳入了水中。

“西衍先生!”

“阿夜!”

豪华游轮上的人急成了一团,今天婚礼的男主角,西衍家族的继承人,也是华夏国掌握一国能源的帝国总裁西衍夜,竟然跳下水救那个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女人!

所以,游轮上噼噼啪啪不断有人跳下,呼喊声乱成一片。

而只有婚礼的女主角林酒酒,一个人站在甲板边缘,看着自己掌心中孪生姐姐的鲜血,无声哭泣间眼神却越发坚定:“姐姐,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林氏家族的林倾倾!世界上,再也没有林酒酒这个人,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林酒酒摸了摸有些发潮的枕头,她竟然又哭了。或许只有在梦里,她才会任由自己的眼泪发泄。

她一出生就不被家族接受,要不是母亲将自己藏起来,根本不可能活到这么大。可是,她没有想到,终究还是连累了姐姐……

收拾干净,林酒酒走下楼来,习惯性地拿起餐厅旁边的书报栏上的报纸看。当看到报纸娱乐版上巨大的标题和画面时,她翻报纸的手不由微微一顿。

【帝国能源少帅夫人疑受冷落,新婚丈夫携手影后女伴亮相A城岳老寿宴】

因为西衍集团垄断华夏国能源,而西衍夜是如今西衍集团总裁,所以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华夏国习惯性地称西衍夜为少帅,那么,所谓的少帅夫人说的就是她——林酒酒。

照片之中,西衍夜一身黑色的手工定制西服,整个人看起来矜贵出尘,他的唇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眸光深邃迷人,英俊深刻中又带着几分慵懒邪气。

而他的身边,一高挑女子身穿香槟色深V礼服裙,胸前沟壑处,贴了一朵硕大的钻石花饰,五官精致犹如雕琢,在西衍夜身旁笑得温婉却不失高贵。

照片下面,大篇幅地讲,A城地产龙头,岳老先生的寿宴上,西衍夜和影后陈子瑜如何甜蜜互动,如何眉目传情,说得有声有色。最后,还提到,西衍夜送陈子瑜回家,之后,西衍夜的车停在了陈子瑜家门口一夜……

小娟从厨房出来,察觉到林酒酒微微僵硬的脸色,目光落在那张报纸上,顿时心中一沉,连忙过来道:“夫人,您别信这些媒体胡乱瞎写,那都是捕风捉影,少爷不会做这样的事的,他从来不去别的女人家里过夜,也从来没有带过任何女伴回家!”

“嗯。”林酒酒将报纸放下,从小娟点了点头:“我去吃早饭。”

而就在这时,家里的座机响了,林酒酒因为正好离得近,便拿起来接听。

只听一道好听的女声道:“你好,请找一下林倾倾小姐。”

“我就是。”林酒酒淡淡回应。

电话那头低笑了一声,才开口,语气犹如女王:“哦,林小姐,我是陈子瑜,阿夜在我这里,但是还没睡醒,不过他今天一早要和我去R市出差。那边冷,需要带厚一些的衣服,你把他的衣服准备好,我们一会儿过来取!”

挂了电话,林酒酒捂住胸口,那里跳动着心脏,有微微拧紧的疼。

西衍夜认不出她是当初救他的那个女孩,或许早就忘了这件事,她觉得失落,也有些难过。但是,西衍夜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不仅难过,还替姐姐心痛。

姐姐为了她而死,让她替她好好活下去。可是,她却让西衍夜那么厌恶,无法守护姐姐原本完美的婚姻。

林酒酒坐在餐桌前,等着心脏的抽疼慢慢缓解,才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

从小,她因为被偷偷养在山里,条件很差,一次发烧后,心脏就有些不好,十三岁时,曾病得差点死去。她不能放任刚刚那种难受,她必须面对所有的事处之淡然,这样才能继续活下去……

吃了早餐,林酒酒就上楼替西衍夜收拾衣服。衣柜很大,西衍夜的衣服占据了一大半,而她林酒酒的,除了林倾倾当初托运过来的一个行李箱,便再无其他,只是稀疏地挂在了角落。

西衍夜上楼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林酒酒弯身将行李箱的拉链拉好,直起身来。

他的眸光一顿,恍惚里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女孩的模样,不自觉地向着林酒酒伸出手去。

只是,当林酒酒直起身来的时候,他的手蓦然就那么僵在了原处,心底顿时涌起一阵烦闷。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孔,可是面前女孩的眼睛里一片淡然,即使早上接到那样一个电话,在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难过的痕迹。

甚至看到他,她也只是点了点头,礼貌却又疏离地语气道:“西衍先生,你的衣服都整理好了。”

他的怒火莫名其妙被这样的淡然所点燃,西衍夜一把将床上剩下的衣服拂在地面,一手扣住林酒酒的腰,猛地一个倾身,便压了下来。

后背是柔软的大床,身上男人的重量蓦然压下,林酒酒只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被褥形成的漩涡之中。

鼻端,男人铺天盖地的气息瞬间充斥她整个呼吸,说好了要淡然对待的,可是,她毕竟从未和异性这么近距离接触过,林酒酒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一下快过一下,似乎就要跃出喉咙。

整个卧室的气压变得极低,林酒酒一抬眼,就看到了西衍夜眸底毫不掩饰的恨意。她心中一惊,他会不会又像上次一样,要伸手捏死她?

她不能死,她这条命是姐姐用生命换来的,最近几天她没有继续去做治疗,心脏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如果他再来那天的一下……或者,即使他什么都不做,单单是他188的身高和体重压在她的身上,就让她喘不过气来。

“求你,不要……”林酒酒开口,低低地道:“你能不能放开我?”

“呵呵,放开?”西衍夜终于看到了林酒酒眼底除了淡然的另一种神色,心里舒服了些,但是依旧字字如刀:“你是我花钱买来的,我还没有替倾倾报仇呢,怎么可能放开你?!”

林酒酒的长睫顿时敛下,遮住了眼底的一片黯然和自责。姐姐是因为她而死的,西衍夜说得对,无论如何,都不能减轻自己对姐姐的负罪感。

好像丢垃圾一样,西衍夜猛地从林酒酒身上离开,本来打算提行李箱的,却又想到了什么,他松开把手大踏步下楼,吩咐道:“把行李给我提下去!”

林酒酒平复了一下呼吸,拉起行李箱,提到了楼下,却见西衍夜已经走到了别墅的门口。

她刚刚走过去,就看到早上报纸上那个女人,陈子瑜一脸微笑地看向西衍夜:“阿夜,你家里的林小姐倒是挺听话的,连行李箱都帮你拧出来了!”

陈子瑜明明知道她和西衍夜结婚了,却依旧称呼‘林小姐’,还用‘听话’这样的词,那语气分明就是让人觉得,她陈子瑜才是西衍家的女主人!

西衍夜没有理会陈子瑜的话,只是接过林酒酒手里的行李箱,转身就走。

看到二人相携而去的背影,林酒酒又觉得心口一缩,下意识地喊了出来:“西衍先生!”

西衍夜转过身来,凤眸微微眯起,声音磁性却又带着冷意:“有事?”

林酒酒看到了他眸底的危险信号,但是想到姐姐,还是鼓起了勇气,点了点头。

西衍夜走近,蹙眉道:“有事快说。”

“你能不能,不要和陈小姐在一起……”林酒酒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后面的话谁都能听得懂。

“怎么,吃醋?”西衍夜的脸上勾起一抹笑容,邪肆却又凉薄,他凑近了她,好听的声音却满满都是嘲讽:“可惜你不配!林酒酒,记住你的身份!”



Copyright © 海南电动车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