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电动车价格联盟

深圳罗湖碎尸案告破!四夜店女碎尸遭冲下水道!

鬼迷心窍 2018-10-07 13:49:50

深圳罗湖碎尸案女模特遭奸杀,到底是情杀?仇杀?还是激情?里面是否有内情?一个个的疑问,是否能够告破?就算能告破专案组又是怎么做到的?是否能证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一观点?我们一起来看看。


2013 年6月30日上午6时24分,汕头110报警服务台接群众报警称:在海湾大桥下鹿屿岛码头门口发现一个用锁头和铁链锁住的箱子,发出阵阵恶臭,怀疑内藏尸体。接报后,龙湖分局迅速派民警赶赴现场勘査,在行李箱中发现高度腐败、残缺不全的人体尸块。经鉴定,死者系女性,年龄约22岁左右,身高约160cm至 165cm,左大腿有一纹身且脚指甲涂有红色指甲油,尸块躯干胸部外露硅凝胶填充乳房假体,初步判断死者已经遇害近一个月时间。



专案组民警从现场取得的物证入手,细致勘查、取样,根据痕迹证据循线追查,发现一名叫阙某清的广西籍女士于今年4月23日在珠海市做过隆胸手术,6月8日在深圳市罗湖区失踪。7月2日上午,专案组在深圳警方和广西警方的大力支持下,与阙某清进行DNA比对,最终确认“6.30碎尸案”受害者正是阙某清 (女,22岁,广西玉林市北流市人)。


办案民警围绕阙某清的社会关系、社交活动展开调查,最终确认汕头市潮阳区关埠镇人黄某山(男,29岁)有重大作案嫌疑。在深圳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迅速行动,于7月7日凌晨6时许在深圳罗湖一出租屋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山,当场缴获被害人的手机1只,信用卡6张。



据黄某山交代:他因赌博欠债,于6月初萌发抢劫杀人念头,并在深圳龙岗租了一出租屋,购买了砍刀伺机作案。今年6月8日下午15时许,被害人阙某清在深圳罗湖搭乘了黄某山驾驶的“黑的士”(粤B4HB77)。黄见阙是单身女子,产生抢劫念头,在南坪快速路停车后,持折叠式小刀威胁、捆绑被害人阙某清,将其带到龙岗区出租屋,对其实施强奸,并抢走手表1只、银行卡6张、手机2部等物品。为毁灭罪证,黄某山残忍地将阙某清杀害分尸。6月9日,黄某山将装有阙的尸体躯干的旅行箱运回汕头潮阳关埠镇,将旅行箱放在一铁架内,用铁链锁住,带到关埠镇榕江东湖码头沉入江中。6月11日,黄某山又将装有阙某清头部和一条腿肢的纸板箱用水泥浇注后,放置在深圳罗湖的出租屋。


7月7日晚,专案组民警在深圳南山二手车市场缴获犯罪嫌疑人黄某山作案用的交通工具小汽车1部。


破案详细经过


6月30日,天气晴好。上午6点多,朝阳已经斜斜地铺在海面上,波光鳞鳞。两名渔民打渔至鹿屿岛附近,发现距离岸边不远处有漂浮着一个大箱子,一浮一沉。两名渔民揉揉眼睛,确定那是一个大号的行李箱。他们兴奋地驾船过去,打捞旅行箱。


两位渔民兴奋地用锤子敲开铁链上的锁,将箱子从铁架中拖了出来。而此时,离开水面的旅行箱已经发出了明显的恶臭。打开行李箱的那一刻,渔民彻底惊呆了,箱子里竟然装着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



接到报警后,汕头警方迅速前往鹿屿岛。尸块确定为女性,高度腐烂,缺失头部和右腿,现场判断死者已经遇害有一段时间了,连包装尸块的袋子和毛巾都褪色得非常厉害。这起骇人听闻的深圳罗湖碎尸案引起汕头警方的高度重视,6.30碎尸案专案组迅速成立。


6.30碎尸案调查一开始就遇到许多棘手的问题,最先要弄清楚尸块的来源。专案组分析,尸块的来源有三种可能:一是有人驾船来到鹿屿岛附近抛尸;二是装有尸块的行李箱从上游的水域漂流至此;三是潮汐将行李箱从外海带了过来。


要前往鹿屿岛必须在最近的妈屿岛包船前往,两岛之间距离约700米。6.30碎尸案专案组人员首先走访了距离鹿屿岛最近的渔民们,但是他们都表示最近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陌生人前往鹿屿岛。第一种可能被排除了。


鹿屿岛上游不远就是海湾大桥。汕头海湾大桥位于汕头港东部出入口妈屿岛海域处,为跨海公路桥。这座大桥是深汕两地一级汽车专用公路的配套设施,是连结深圳、 珠海、汕头、厦门等4个经济特区的陆地交通纽带。是否是有人携带装有尸块的行李箱从外地来此,从海湾大桥上抛尸呢?但是6.30深圳罗湖碎尸案专案组调取海湾大桥的监控录像显示,没有任何发现。



一位居住妈屿岛上的67岁的老伯为6.30碎尸案专案组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他常年在附近海域打渔,对鹿屿岛附近的水文相当了解。他说,鹿屿岛初一、十五有两次涨潮、两次退潮,因此常有外水域的重物被潮汐卷流来此。由于水流迂回复杂,尽管已经基本确定行李箱来自外海水域,但是6.30碎尸案专案组仍旧很难将抛尸的第一现场缩小到一定的范围。


碎尸案的关键是找到尸源,也就是确定死者的身份。尸源找到了,案件就破获了一半。装尸块的行李箱呈灰色、硬塑料质地,有卡通图案。仅一天不到的时间,6.30碎尸案专案组就确定了箱子来自温州一个箱包厂家。


但是由于这个箱子的流向太多,非常普通,希望通过行李箱来寻找尸源的思路显然行不通。于是,尸块本身成为破案的关键。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找到尸源,就要看法医能不能尽自己所能为侦查提供一些线索、缩小查找范围了。


旅行箱内的尸块蜷曲状,头部和右腿缺失,全身赤裸,高度腐败,一只光脚抵在箱盖上。汕头市公安局龙湖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彭晓接触到尸体的皮肤时,才知道不仅仅是视觉,就连触觉也在不断挑战神经。


由于一直被海水浸泡,尸体表面已经像肥皂一样滑,戴着乳胶手套的手根本抓不住尸体的胳膊。死者的双手被一根电线捆绑,捆绑的双手又被电线缠绕与左大腿固定。一般来说,尸体在死后一两个小时就出现尸僵硬,尸僵形成后尸体就很难卷曲了。


死者尸体完全被屈曲塞进一个旅行箱,而且尸体外面还套了两层黑色的塑料袋。也就是说,凶手在尸僵形成之前,就完成了捆绑、包裹、卷曲、装袋的程序。因此,专案组初步推测,凶手在野外,在尸僵形成前的一两个小时内找到这么多物件,完成分尸、捆绑、包裹、装袋等程序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死者的遇害第一现场应该是室内。


尸体被直接送往解剖室。在法医尸检过程中,死者的年龄可以直接通过牙齿来判断,经验丰富的法医还会结合耻骨联合面(两侧骨盆的连接处叫耻骨联合)的形态来判断。这样判断的结果会更加准确,误差在一两岁之间。


在碎尸案中,死者的身高可以通过多根长骨的尺寸来推断。由于这具女尸无头,所以法医通过耻骨推断6.30碎尸案死者年龄约22岁,身高160-165厘米,无生育经历,遇害约一个月时间。


法医注意到,凶手显然对人体组织不熟悉,分尸的手法很拙劣,下刀处不是关节,而是致密的肌腱部位。尸体的右大腿根部,股骨都被硬生生地砍断了,能把肱骨、股骨这两块人体中最硬的骨骼砍断,凶手肯定费了不少力气。


根据尸体缺失部分的皮肤和组织,法医推测割皮肤的肌肉的是一把轻便而锋利的刀具,而剁骨头的刀具应该是很重的那种砍刀。这两种特点无法在一把刀具上具备。死者刚死,凶手就用这两把刀具来分尸。


法医在尸体上没有找到尸斑。一般尸斑浅淡多见于严重失血或者溺死的尸体上。既然死者不是死于失血性休克,那么因为死后被肢解而大量失血,尸斑也可以是几乎不可见的。6.30碎尸案专案组推断,凶手杀完人能够迅速完成尸体肢解的动作,说明凶手肢解尸体的工具应该是早已准备好的。


尸体的身体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法医却在死者的胸部发现一处不明显的苍白区域。死者本来皮肤就白,加之失血,所以苍白区更不容易发现。法医用酒精反复擦拭后,苍白区越发明显。


这是因为,人活着的时候,全身血管中血液流动。但是如果在此时身体的一部分软组织被重物压迫,血液就不能流动到此处的毛细血管中,受压的部分就会缺血。如果人在重压的同时死亡,血液停止流动,即时重压解除,血液也不会流回到这个部分了。


死者胸部的白斑很可能是临死前被压迫胸部导致,凶手的目的是什么?强奸、扼颈或捂鼻。一般导致死者机械性窒息的案件,尸体头部会提示许多窒息征象,作为明确死因的参考。但是这具尸体头部缺失,法医初步判定,死者是被凶手狠狠压住胸部不能动弹,窒息而死。


尸块最特别的是胸部,死者生前做过隆胸手术,法医发现隆胸的硅胶上竟然有一串细小的编码IMGHC-TX-H-270!这个重大发现让630碎尸案专案组很是兴奋,立刻要求法医人员对胸部内的硅胶进行检验。


如果能通过硅胶找到为死者做隆胸手术的医疗机构,死者的身份就能够确定了。按照这个思路,专案组根据硅胶上的相关信息,很快找到了这家硅胶生产厂家。7月1日,彭晓等6.30碎尸案专案组成员飞往武汉,寻找这种硅胶的总经销商。



硅胶上的数字正是产品的批号。这批产品是3月24日武汉总经销商进货的,有29个发往全国的整形医院,有15个女性使用了该批号的硅胶。由于患者大多不愿意在整形医院留下自己的真实信息,6.30碎尸案专案组成员只能通过主刀医生逐一回访这15个手术者来排查。


一个在珠海一家整形医院做过隆胸手术的年轻女子小清引起了彭晓的注意。她于4月3日在珠海这家整形医院完成了隆胸手术,使用的正是这个批次的硅胶。医生拨打小清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而她的年龄、身高等特征与630碎尸案死者基本相符。


6月12日,深圳市桂园派出所接到小清父亲的报案,称女儿在深圳离奇失踪。原来,小清今年22岁,是广西北流市人,长期居住珠海,是一个平面模特。6月7日,她因为在深圳有拍摄任务,所以从珠海来到深圳罗湖的红桂路朋友小雪家暂住。


6月8日,小清出门后就和大家都失去了联系。小雪证实,由于模特行业对身材要求很高,所以4月3日正是她陪同小清在珠海这家整形医院完成了隆胸手术。小清左腿有纹身,其到深圳的当日,两个好朋友还去做了美甲,小清为自己的脚趾甲选择了鲜艳的大红色。


这 个失踪的美女模特,无论年龄、外形、身高等特征都与死者高度吻合。6.30碎尸案专案组委托广西警方提取了小清父母的DNA,结果与尸块的DNA比对,确定 6.30碎尸案的死者就是广西籍青年女子小清。由于案情重大,罗湖刑警大队立即介入调查,并与汕头警方成立联合专案组开始深入侦察。


死者的身份一旦确定,案件的侦破就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情杀?仇杀?还是激情?专案组逐步排查、分析,发现小清在珠海有一个香港籍的男朋友,没有情感纠纷,该男子并没有作案的动机。小清在近期也没有跟人结怨。因此,基本排除了情杀和仇杀的可能。长期居住珠海的小清失踪于深圳,630深圳罗湖碎尸案专案组分析很可能是陌生人作案。


通过银行开卡记录,6.30碎尸案专案组发现就在小清失踪后几天中,分别有人分三次从被奸杀肢解的美女模特的银行卡上取走了5万多元的存款:


6月22日,12:53分左右,在深圳坂田的一柜员机,一名身穿雨衣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戴眼镜男子第一次取款。


6月26日,0:56分左右,在深圳田贝一柜员机,一名身着睡衣、头部和手部缠绕有绷带的男子再次取款。


7月2日,17:57分,在深圳南山一柜员机,一名头戴鸭舌帽、身穿白色T恤的戴黑框眼镜的男子第三次取款。


三次提款人均为男性,但是可以看出凶手十分狡猾,每次都乔装打扮,而且选择距离很远的不同银行的提款机取款。6.30碎尸案专案组很难确定凶手是一个人还是多个人。很多时候,尸体虽然已经没有生命,但是会透露很多信息。


正因为凶手是一个人,他才不得不先捆绑双手,再将双手与左腿固定,将尸体蜷曲后才塞进黑色塑料袋。由此看来,凶手只有一人,这个三次出现在不同提款机机前取走小清存款的年轻男子很可能就是凶手本人。


专案组由此推断,凶手谋财害命的可能性很大。凶手带走的死者赃物可能成为案件的新的突破口。警方当时就看死者的物品流向哪里来进行摸查,二手市场成为摸查重点”。


深圳罗湖刑警大队很快监控到死者一部苹果手机出现在深圳华强北手机市场,一个黄姓男子曾经使用过。7月6日18时许,罗湖警方在华强北经济大厦一楼找到了做手机生意的黄姓男子以及死者的两部手机。该男子称,手机是其表哥阿山送给他的。至此,嫌疑人已基本锁定为阿山。



黄某的表哥阿山今年29岁,是汕头市朝阳区人,近期以开蓝牌车营生。深圳警方决定密捕阿山,由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刑侦大队副中队长曾雁鹏带队,便衣前往。


奸杀并肢解美女模特的蓝牌车司机阿山和妻子暂住在深圳市罗湖区桂圆木坊的一处出租屋。桂木坊是“城中村”,房屋分布零散,门牌号也十分不规范,有的门牌是用 油漆喷的,有的则是用笔写的,搜查进展十分困难。搜寻中,罗湖警方竟然找到两个门牌上都写着“罗湖区桂园路桂木坊14号某房”的住房,到底哪个才是嫌疑人黄某的住址呢?


经询问,罗湖警方排除了其中一个住房,但另一个住房因无人在家难以确认情况。在房屋门口守候时,罗湖刑警大队主办警员曾雁鹏敲了隔壁房间的大门,欲从邻居处了解情况,却意外发现屋内居然就是阿山的妻子。


深圳罗湖碎尸案里的嫌疑人真正的住址找到了!三个大人和一个不足1岁的婴儿正在一套40多平米的出租屋中,他们分别是阿山的妻子、小姨子、小舅子和儿子。出租屋堆满了物品,拥挤而杂乱,整套房间只有厨房所在的阳台上有一扇窗,光线昏暗,空气中夹杂着汗臭味。


阿山不在家,为了不打草惊蛇,负责抓捕行动的罗湖刑警大队一中队几名队员在阿山家门口守株待兔。 已经凌晨了,阿山还是没有露面。难道阿山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对于参战的抓捕队员来说,这样的通宵达旦蹲守是常有的事情。凌晨6点,晨晖开始洒向大地,阿山 突然出现在出租屋前的街道上。阿山落网,在他身上,罗湖警方搜出被害人小清的手表和6张信用卡。


阿山租下深圳市龙岗坑梓镇金沙路的一间出租屋,这间出租屋十分特别,拉开卷帘门,轿车可以直接开进屋内,即便挟持受害人下车也难以被发现。随后,他又在深圳东门步行街分别购买了大型的旅行箱、锋利的弯刀和砍刀、胶布、黑色塑料袋等作案工具。


6月8日下午3时许,在深圳市罗湖区东门新园路,打扮时髦的小清坐上了阿山的吉利牌小轿车,谈好价额准备前往深圳龙华某商城拍摄平面照片。天气炎热,小清不仅穿着时髦暴露,肩背的LV手袋更引起了阿山的注意。


谈话间,坐在前排副驾驶的小清一边补妆一边得意地跟阿山说,自己新交的香港籍男友很有钱,出手阔绰。行驶途中,一脸傲气的小清还与阿山发生了语言冲突,直呼阿山“可怕丝一个”。


本对劫财还有些犹豫的阿山在那一刻下定了决心。他将车开到僻静处,亮出闪亮的尖刀,用胶带将小清封口,用电线捆绑双手,直接将车开进坑梓镇金沙路的那间出租屋。


在出租屋中,阿山展开疯狂的报复,他先强奸了小清,随后逼迫被害人说出银行卡的密码。劫色劫财后,为了不让事情败露,阿山想到了一个“杀人灭口”的方式:千里抛尸可以逃避侦查,将躯干和头部分尸藏匿后警方就难以判断死者身份。


阿山想,将尸体沉入江中顺流入海,这样小清的尸体就从此消失了。肢解过程中他才发现尽管已经是最大号的旅行箱,但是仍旧不能容纳一个无头的尸体,于是他不得不将死者的右大腿从肱骨处切下。


第二天,考虑到自己比较了解家乡的情况,阿山决定驾车将装有小清尸体躯干的旅行箱运回自己的老家——汕头市潮阳区关埠镇。他把这个箱子放在一个铁架内,用铁链锁住后带到榕江东湖码头,沉入江中。


6月11日,阿山回到深圳,在坑梓的出租屋内又将装有被害人头部和残肢的纸板箱用水泥浇筑后,放置在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路桂木坊的自己和老婆居住的出租屋中。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知道丈夫被抓获,阿山的妻子都不知道丈夫在家中藏匿了尸块。阿山本来还准备寻找机会来抛弃这个装有尸块的纸箱。警方也证实,阿山就是三次取走受害人存款的人。


就在阿山丢弃尸块的那天,天空下起大雨,阿山以为被绑上铁链放置在铁架中的箱子会因为重量沉入水里,但是事与愿违,箱子在水里一浮一沉。阿山转身寻找物品想要加重时,一回头,箱子已经被水流冲走。从那一刻起,阿山就感到自己终将落网。


你的家乡有什么流传已久的灵异传说或恐怖经历等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806605173@qq.com

灵异周边(漫画、电影等)合作请联系微信号:mur0319



鬼迷心窍

gmxq0622


灵异故事+最in资源+恐怖漫画

为平淡的生活添些“猛料”

Copyright © 海南电动车价格联盟@2017